法制网首页>>
仲裁频道
“死亡”的国际仲裁裁决能否“复活”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法制网发布时间:2018-04-09 11:03:05

Manbetx体育官网 www.nj-supertank.com □ 陈建华

被撤销的国际商事仲裁裁决能否被承认与执行呢?在传统的国际商事仲裁理论与实践中,被仲裁地国法院撤销的国际商事仲裁裁决就是已经宣告“死亡”了,按照国际通常做法,将不再被执行地国法院承认。然而,近年来,在国际商事仲裁领域里,已经被撤销的国际商事仲裁裁决在越来越多的国家重新“复活”,获得被执行地国法院承认与执行。这种“奇怪”的现象引起理论界与实务界的广泛关注。

根据学者们的统计,在近三十年的国际商事仲裁中,在法国、美国、奥地利、德国、荷兰、比利时等许多国家,出现了被撤销的国际商事仲裁裁决得到了承认与执行的现象,并且至少有8起已经被撤销的国际商事仲裁裁决得到了承认与执行,它们分别是:Yukos案、Hilmarton案、Norsolor案、Castillo Bozo案、Chromalloy案、Commisa案、Putrabali案、Karaha Bo-das案。笔者选取其中的4起典型案例进行分析。

案例之一:Hilmarton案。该案中,裁决被仲裁地瑞士的法院撤销。但是,裁决却得到了法国巴黎大审法院的支持,并宣布该裁决在法国能够获得执行。后来,该裁决继续得到了巴黎上诉法院、法国最高法院的支持,并获得了执行。理由是:涉案裁决乃是一项并未被纳入瑞士法律秩序之下的国际裁决,因此,即使其已被撤销,其效力依然存在,而且,将其在法国予以执行并不违反国际公共政策。

案例之二:Chromalloy案。该案裁决于1995年12月5日被开罗上诉法院撤销。然而,美国法院却作出了执行该项裁决的决定。理由是:依据《美国联邦仲裁法》《纽约公约》第7.1条等法律规定,该案符合了“复活”的条件,譬如当事人不仅达成了排除上诉或诉讼救济的仲裁协议,并且该案涉及到有约束力的终局裁决的美国公共政策,申请执行人还为美国公司。

案例之三:Yukos案。该案裁决于2007年5月18日被莫斯科商事法院作出了撤销的决定,并于2007年5月23日得到了上诉法院的支持。但是,该案裁决得到了阿姆斯特丹上诉法院的支持,并作出了准许执行的决定。理由是:《纽约公约》并没有对荷兰法院应否拒绝承认被俄罗斯法院撤销了的仲裁裁决提供答案,这个问题应由荷兰国际私法来回答。

为了进一步说明被撤销裁决“复活”的现象,笔者详细列举出被撤销裁决“复活”的第四起案例,即为典型的Putrabali一案。该案历经法国三级法院审判,最终还是维持了执行被撤销裁决的决定。该案源于印度尼西亚P公司与法国E公司之间的白色辣椒买卖合同,后因付款问题提请仲裁。2001年4月10日,仲裁庭作出第一次裁决,认定E公司拒绝付款的行为有充分理由。P公司不服第一次仲裁裁决,向伦敦高等法院提起上诉。伦敦高等法院将仲裁裁决部分撤销,该争议又重新回到仲裁庭。2003年8月21日,仲裁庭作出第二次裁决,支持了P公司的请求,并令E公司支付合同价款。前后两项裁决出现逆转。

为使第一次对自己有利的裁决在法国得到执行,E公司向巴黎大审法院提出了执行请求。即使这一裁决已经被伦敦高等法院撤销,而且仲裁庭也作出了第二次裁决,在2003年9月30日,巴黎大审法院仍然作出了准予执行第一次裁决的决定。

P公司向巴黎上诉法院提起上诉,称E公司谋求在法国执行第一项裁决的行为无异于欺诈。但巴黎上诉法院还是于2005年3月31日作出裁定,驳回了P公司的上诉申请,理由是,“一项仲裁裁决在外国被撤销的事实并不阻碍相关当事人请求法国法院将其执行,并且执行第一项裁决也不会违背国际公共政策?!?/p>

该案后来上诉至法国最高法院,法国最高法院认可了巴黎上诉法院于2005年3月31日作出的裁定,认为“一项国际仲裁裁决,因其不锚定于任何国家法律秩序之下,乃一项蕴含国际正义的决定,其有效性必须由裁决执行地国的准据规则来确定?!?/p>

不难看出,法国上诉法院认为被撤销裁决可以“复活”的理由是,被撤销的仲裁裁决效力依然存在,并且将其在法国承认和执行不违反国际公共政策。而法国最高法院认为,一项国际仲裁裁决的有效性必须由裁决执行地国的准据规则来确定。

上述四个典型案例,给我们带来了哪些启示呢?笔者认为,有三个方面的启示。

其一,被撤销的国际商事仲裁裁决“复活”现象客观存在。从域外司法实践来看,关于被撤销的国际商事仲裁裁决的承认与执行的问题,已经复杂多端,尤其是近年来频频出现的“复活”判例,虽然我们不能否定传统的不可执行理论,并且大多数国家仍然坚持不承认与执行已经被撤销的裁决。但是这些“复活”判例又在向世人宣示,传统的不可执行理论已经开始动摇了,国际社会上存在不统一的见解,并且诸多国家还会“各行其是”。

其二,不同国家“复活”的理由不同,没有形成国际共识。从Hilmarton案可以看出,法国裁决“复活”的理由是被撤销的仲裁裁决效力依然存在,而且,将其在法国予以执行并不违反国际公共政策。从Chromalloy案可以看出,美国裁决“复活”的理由是当事人排除上诉或救济的仲裁协议、支持有约束力的终局裁决的美国公共政策、申请执行人为美国公司、《美国联邦仲裁法》、《纽约公约》第7.1条等。从Yukos案可以看出,荷兰裁决“复活”的理由是《纽约公约》并没有对荷兰法院应否拒绝承认被俄罗斯法院撤销了的仲裁裁决提供答案,这个问题应由荷兰国际私法来回答。通过上述著名的案例,我们发现不同国家的“复活”案例依据存在差异,没有形成国际共识。

其三,同一国家“复活”的理由也不尽相同。从Hilmarton案可以看出,法国裁决“复活”的理由是被撤销的仲裁裁决效力依然存在,而且,将其在法国予以执行并不违反国际公共政策。从Putrabali案可以看出,法国裁决“复活”的理由却是一项国际仲裁裁决,因其不锚定于任何国家法律秩序之下,乃一项蕴含国际正义的决定,其有效性必须由裁决执行地国的准据规则来确定。由此可见,通过上述两个著名的案例可以看到,法国被撤销的裁决“复活”依据和理由都是因案而异,没有建立统一的“复活”规则。

北京大学法学院朱苏力教授认为,“制度的构建是一个不断试错的过程,是一个寻求现实与理性交织的过程,理性的谨慎选择和实践的小心求证都是必不可少的环节?!北煌夤废墓噬淌轮俨貌镁瞿芊裨谖夜腥嫌胫葱心?

笔者预测,虽然我国还没有已撤销的国际商事仲裁申请承认与执行的个案判决,但随着我国商事主体越来越多地成为国际仲裁的主角,在不久的将来,这方面的典型案例必将在我国出现,需要未雨绸缪。

笔者建议,当前,被撤销的国际商事仲裁裁决不被承认与执行是最传统的理论。通常情况下,我国还是应坚持此态度。如果裁决来源国以国际通行的理由撤销了一项仲裁裁决,例如依据《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国际商事仲裁示范法》所确立的标准裁定撤销,当事人若在我国申请执行,则应不予承认和执行。

笔者认为,个别情况下,法院可以考虑对被撤销的国际商事仲裁裁决予以执行。例如撤销裁决的理由不符合一般国际惯例,外国法律基于?;ぶ饕逅嬉獬废俨貌镁龅惹榭鱿?为了?;け竟笔氯撕戏ㄈㄒ?可以在《纽约公约》框架体系内行使自由裁量权。

当前,自身建设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俗话说,“打铁还需自身硬?!蔽嗽銮课夜嫱夥傻墓帕?进一步拓展我国国际商事裁决的影响力与声誉,避免被我国撤销的涉外仲裁裁决还能得到国外的承认与执行,完善我国涉外裁决撤销制度,不失为一种上策。如何完善我国涉外裁决撤销制度呢?在笔者看来,当前,我国主要是要完善撤销仲裁裁决的事由,这是必须的,也是关键。如何完善呢?在笔者看来就是与国际统一,国内法之间统一。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当前,国际商事仲裁案件日益增长,我国对被撤销的国际商事仲裁裁决能否承认与执行,是一个值得深入探讨的问题。笔者通过对域外的具体做法,同时结合我国国情,作出了前瞻构想,希冀对完善我国国际商事仲裁相关法律、指导有关司法实践有所裨益足矣! (作者单位:湖南省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责任编辑:刘艳)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